在活性血肉研究正式开始之后的第六天,一场重大安全事故引起了整个皮尔特沃夫的注意,一辆沟通皮城和祖安的缆车出现了脱轨事故。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缆车脱离了轨道,而安全绳也断裂了,装满了人的缆车一头扎进了下祖安,车内所有人员无一幸免。

  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祖安和皮城联合组建了专门的调查组,一定要查清事故的原因而没有人注意到,遇难者中有一个人是活性血肉研究计划一线参与者的独生子。

  ……………………

  罗格朗得知自己儿子死在了缆车事故中时,整个人都来到了崩溃的边缘。

  作为皮尔特沃夫顶级的海克斯生化学家,罗格朗本来是人生赢家的他有一个琴瑟相和的妻子,有一个继承了妻子外貌和自己智慧的儿子,最近还参与到了一个重大的项目当中,很有可能成为推动海克斯科技下一阶段进步的关键人物。

  然而,这边计划才刚刚开始,家里就突遭横祸。

  和点火计划的双向保密、绝对安全不同,活性血肉研究的保密是单向的,外界不知道计划内的情况,但计划的参与者却没有被切断外界的消息,当罗格朗在头条上看见了自己儿子的名字出现在了遇难者名单上时,他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很快,消息得到了证实,死去的那个年轻人,的确是罗格朗的小儿子。

  在这种情况下,罗格朗毫不迟疑的选择了暂时请假虽然说这样有点不好,但罗格朗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投入到工作之中了。

  本来这种请假应该是不被允许的,但碍于罗格朗的身份和一些人的支持,他还是在经过一番检查后,成功的离开了活性血肉计划。

  没有人去打扰一个中年丧子的可怜人,即使是那些暗地里帮助他离开了计划,希望从他嘴里得到些最新消息的人,都按捺住了内心的激动,选择了默默等待。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罗格朗的离开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让灾厄降临在了皮尔特沃夫。

  当夜,陪伴在儿子尸体身边的罗格朗耳边出现了幻听,一个声音询问着他,是否想要看见自己的儿子活过来。

  而因为过度悲伤而心神不宁的罗格朗下意识的表达了想要的意思。

  于是,在回答“是”的那一刻,早就潜伏在了罗格朗体内的种子终于发芽了。

  扭曲的触手从罗格朗的体内涌出,虽然他短暂的意识到了不对劲,但却为时已晚他甚至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意识就彻底的泯灭在了虚空那难以抗拒的意志之下。

  化为虚空爪牙的罗格朗用残存的、最后一点点潜意识拥抱了自己儿子冰冷的尸体,而结果就是,他的儿子也爬了起来,同样的被扭曲为了虚空的仆人。

  夜深人静之时,一对父子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旅程,他们几乎是挨家挨户、每个房间的“拜访”所有的主人,然后用自己热情的拥抱,将所有的被拜访者都变成了自己的同类。

  虽然这些扭曲的家伙在第三突击队的面前不值一提,但在居民区里,并没有谁有能力抵抗他们的拜访。

  于是,拜访者的大军出现了他们拖着扭曲的身躯,迈着蹒跚的步伐,行走在黑暗的皮城(后半夜皮城的路灯会熄灭),然后将虚空的意志散播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成为虚空的爪牙。

  虽然偶尔也有零星的抵抗,但这些抵抗最终也并不能翻起什么浪花。

  直到这支扭曲大军遇见了巡逻的皮城警察,虚空的阴谋这才暴露意识到事情大条的皮城警察虽然也在片刻之后就加入了这支大军,但至少在加入之前,他将代表着事情紧急的信号弹发射了出去。

  然而,援军赶来的速度有点慢了。

  不是因为皮城的警察效率捉急,而是因为在活性血肉计划那边,连实验员带守备者,全都出了事,皮城的警察已经完全行动了起来,现在并没有什么功夫去管居民区那边的事情,直到信号弹炸开后的半个小时,才有一支守备中队赶到了现场而现场的情况早就已经彻底恶化,一支中队完全无济于事。

  就这样,皮尔特沃夫的虚空危机出现了两开花的趋势。

  当终于天亮了的时候,调集了重兵的皮城守备队和突击队一起消灭了活性血肉计划的所有被感染者,但在居民区这边,情况却开始遏制不住了。

  由于居民区不是封闭的,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确认有多少人被虚空所感染,而更重要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感染时存在着潜伏期的被感染者可能第一时间扭曲,也可能拖到七天后再扭曲。

  皮尔特沃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56791/1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