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陛下嘴角勾起,心情大好。?

  对于李二陛下来说,“天子圣明,身边更多是贤臣良将……”这句话,比之任何史书上的赞扬都要来的爽快。

  这是来自民间的声音!

  大唐历来无因言获罪之说,若不是由衷之言,绝对不能这么说。

  当皇帝图个啥?

  活着的时候手执乾坤指点江山,死了之后青史留名、万世流芳!

  好或者不好,不是史书上那几个干巴巴的文字,而是老百姓的口碑!

  老百姓的心里有杆秤,谁好谁坏,心明眼亮!

  李二陛下心情大爽,回头问李君羡道:“房二那个混账又搞什么名堂?”

  此地虽非长安,“百骑”的耳目难免闭塞,可唯恐因为雪灾导致民变,这一段时间“百骑”扩大了侦缉范围,商贾云集的新丰更是重中之重。

  听得陛下询问,李君羡立即答道:“据说房家二郎偶然得了一件旷世珍宝,广撒请柬,邀请关中世家、朝中重臣、富商巨贾一同赴房家湾品鉴,几位亲王殿下也曾受到请柬……”

  李二皱眉问道:“房家湾?此是何处?”

  当了十几年皇帝,李二陛下居然不知道关中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李君羡笑道:“房家食封便在这骊山之上,多是山石坡地,山脚下有一处河湾,原本无名,房家二郎前些时日来了兴致,取名为房家湾。陛下知道,房相从不关心家中琐事,房夫人对房二郎百般宠爱,自是由得他胡来。”

  李二陛下摇头失笑,心底却是唏嘘,不禁想起当初大封功臣,因关中地狭人多,房玄龄主动要求敕封山地之事,暗暗感动。

  便笑道:“不如咱们也去凑个热闹如何?”

  李君羡为难道:“陛下,此刻那房家湾必然客似云来,难免糟乱,怕是不妥……”

  开什么玩笑,如此杂乱之地,陛下怎可涉险?万一有那居心叵测之徒趁乱暴起,让陛下有了损伤,自己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李二陛下却笑道:“你呀你呀,年纪越大胆子越小,当年窦建德与王世充三十万大军陈兵虎牢关下,某亲率三千骑冲阵,不也杀他个落花流水?”

  李君羡到底是战将,被李二陛下一席话说得热血沸腾,施礼道:“陛下威武,臣便陪着陛下走这一遭,若有屑小之徒敢犯陛下虎威,臣肋下宝剑也可出鞘饮血!”

  李二陛下很是开怀,哈哈大笑。

  当即,为避人耳目,李二陛下命李君羡和王德与他同乘一车,让一个“百骑”精锐赶车,化妆成普通人的“百骑”暗中保护,向城北的骊山进。

  ********

  马车路过河道的时候,不远处有两人正在冰面上刨冰,碎冰四溅。

  看身形,应是一男一女,男穿黑,女着白,男的身姿挺拔,女儿纤细苗条。

  “是有官署之人在藏冰么?”李二陛下问道。

  藏冰乃传统岁时风俗。亦称“窖冰”。

  北方夏日暑热,冬日结冰,故有于冬季藏纳冰块于冰窖以供来夏使用的风习。此俗起源甚早,《诗经》中即有记载,且多行于宫廷、官府。“《周礼》有冰人,掌斩冰,淇凌。注云:凌,冰室也。其事始于此。“

  古代有专门管理此事的官吏,并建有窖冰的“冰井”。

  每到冬月三九、四九天,即有伐冰、藏冰之举,颇属盛事。

  次年夏令时取出,宫廷颁赐臣下,民间亦市卖。此俗为古代政令重要的一项。

  “颁冰也者,分冰以大夫也。”

  “颁冰”从入伏一直持续到立秋,赐冰多少因品级不同而各有差等。

  李君羡嘴角一抽:“陛下,那是房家二郎……”

  李二陛下微微掀开车帘,定睛一看,一张黑脸,带着个貂皮帽子,浑身上下裹得像个狗熊一样严实,可不就是房俊?

  “这货在干嘛?”李二陛下很是好奇,这天寒地冻的,刨冰玩?

  不是召开什么品鉴会么,把人都请家里去了,自己倒跑出来玩?

  真是不着调啊……

  房二手里那这个“冰穿子”,两手攥着把手,像打夯一样上下用力凿冰。

  那“冰穿子”是用小碗口粗的一段木头做的。一头修理尖状,再插上铁做的钻头;另一头在上面凿个铁锹把粗细的眼,插进个半米长的木棍,作为把手。

  凿的时候,房俊没有一下子在一处把冰凿透,而是凿出一个一尺左右的圆圈,每隔一寸远近凿一个深坑,当凿到只有一寸多厚的时候,才把冰穿子倒过来用力在窟窿中心往下一砸,冰面立即被砸下一个碗口粗的透水窟窿。

  这时房俊敏捷的倒退几步,一个碗口粗的水柱从砸开的冰窟窿喷出来。等到那股水柱落地,方才见到那么许多鱼虾及蛤蟆等水下生物随着水柱涌了出来,在冰面上欢快的蹦跶,只是天寒地冻,那鱼虾蹦达一会就冻成冰棍。

  旁边那个雪白狐裘的少女喜笑颜开的拎着木桶,小跑过去捡起冻僵的渔获,不时出欢快的笑声,银铃一般悦耳动听。

  房俊却是在水柱喷出后,再把所有的冰窟窿砸透,形成一个大冰洞。然后先用一个奇形怪状的抄网把水中的冰都捞出来,再将抄网伸到冰窟窿里捕捞。先是用力将抄网朝着一个方向转,转几圈后,猛然朝返方向转,再猛地将抄网提起,那抄网里便网了几条大鱼。

  李二陛下看得饶有兴致,这捕鱼也太容易了吧?

  那少女欢呼一声,步履欢快的小跑过去,惊讶道:“这几条鱼这么大呀!”

  房俊一脸得意:“厉害吧?论起刨冰捕鱼,整个大唐某说是第二,那就无人敢认第一!”

  少女柔声夸赞:“二郎最厉害了!”

  房俊哈哈一笑:“赶紧捡鱼,之捡大的,小的丢回冰窟窿里。”

  远远观看的李二不解,那少女也是不解,问道:“为何如此麻烦?”

  房俊俯身将抄网里的大鱼捡到木桶里,一边忙活一边说道:“你看这些小鱼,没多少肉,也不好吃,可是在河里养一年,便能产卵繁殖,子孙绵延。现在若是将它随意丢弃任凭冻死,来年可是少了许多条鱼?那么来年的来年呢?所以啊,现在你丢弃一条鱼,就等于将来大唐少了千千万万条鱼……”

  这下不仅那少女有点懵,就连李二陛下和李君羡、王德也有些啼笑皆非。

  这都什么歪理?

  他们都以为这是房俊在逗那少女,却不知房俊的心里的确是如此想法。

  没有在二十一世纪生存过的人,永远都无法想象自然资源枯竭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保护自然资源人人有责,要从一条小鱼做起……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63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