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艳阳高照,明亮的日光自大殿的窗户斜斜的透射进来,于阴暗之中划出一道笔直的光影,平素隐于须弥之中的尘埃在光影之下无所遁形,微微飞舞浮动。

  殿上,父子相对而坐,内侍宫女尽皆摒除于殿外。

  这一对天下至尊的父子已然许久未曾这般亲近闲谈,彼此之间存在的隔膜似乎在快速消散,但话题却有些沉重……

  李氏皇族沐浴着君临天下的无上荣光,却从不能真正躺下来享受至尊权力,必须无时无刻都绷紧着弦,防备着无处不在的来自朝堂内外四面八方的颠覆与叛乱。

  李二陛下得国不正,予人太多的不甘与觊觎。

  即便是早已烟消云散的大隋,因为其曾经一度空前繁盛,于巅峰陨落之后,依旧有无数力量遗留下来,混杂隐藏在大唐朝堂之上,这些力量平素对于李唐皇族卑躬屈膝、甘心臣服,可是一旦有所机会,便会不甘湮灭、死灰复燃。

  自登基以来,李二陛下夙兴夜寐,励精图治,未尝有一时片刻的放松,就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唯恐被身后那些心怀叵测之辈有机可乘,断送了身家性命,甚至是李氏国祚……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李氏国祚越来越稳固,李二陛下的皇位亦是坚若磐石。

  李承乾却陡然发现,原来在繁花着锦的盛世之下,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已然笼罩在朝堂内外……

  ……

  李二陛下看着面前的太子,语气温和,声调却略显低沉:“你乃李氏之嫡长子,除去幼时曾经历过一段惊惧的时日之外,自懂事以来,便锦衣玉食,未曾见识人间冷暖、世间百态。人性繁复,难以揣度,从未有绝对意义上的善恶之分,有的,只是各自为了追求利益而展现出来的种种选择。当深陷于利益纠葛之中,每个人都身不由己,是非善恶再不是衡量所作所为的标准,主宰一切的,唯有得失与利弊。”

  他觉得太子生活在锦衣玉食当中,周围环绕着的尽是恭维与逢迎,那些个大儒整日里给太子灌输着仁义道德,讲述着爱民如子,却从不曾教会太子弱肉强食、杀伐决断的道理。

  大殿上空空荡荡,李二陛下的语音略显低沉,却依旧犹有回音,在李承乾耳边不断激荡回响。

  李承乾汗流浃背,彷徨无措。

  父皇这话什么意思?

  难不成实在暗示我,将来有可能会重演玄武门之事,自己与手足兄弟之间,亦要非生即死、兵戎相见?

  他觉得口干舌燥,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下意识道:“父皇多虑了,儿臣与几位兄弟之间,相互有爱手足情深,还有什么利益能够胜得过血缘亲情?此等事,绝对不会发生。”

  “愚蠢!”

  李二陛下怒喝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太子,沉声道:“汝所背负的既是大唐江山之存亡,亦是兄弟姊妹之生死,若是有朝一日,汝不得不在仁义道德与生死存亡之间做出抉择,希望你能够与为父当年一般,哪怕蒙受天下诋毁,哪怕承担百世骂名,亦要保住李唐江山之存续,保住兄弟姊妹之性命。”

  “若一人死,可使天下安,纵使至爱亲朋、兄弟手足,亦要当断则断,绝无妇人之仁!”

  李承乾吓得面色惨白,惊骇欲绝。

  从小到大,对于这位英明神武的父亲,他心里充满了崇拜孺慕,但更多的却是畏惧与敬服。

  往往自己做了一件错事,只要父皇一个眼神看过来,就能吓得他魂不附体,何况是这等声色俱厉的呵斥怒骂?

  只不过……

  他咬了咬牙,强忍着心底的畏惧,离开椅子跪伏在李二陛下脚前,以首顿地,颤声说道:“儿臣不器,以嫡长之身,继承父皇之江山家业,却深知未能如父皇这般英明神武、烛照万里,唯有兢兢业业,严于律己,不敢荒废父皇之心血,不敢辜负李氏之宗祧。然则在儿臣心中,手足亲情,血脉存续,乃是平生之重,只要兄弟仁爱、手足情深,便是需要儿臣献出性命予以维系,儿臣亦绝无犹豫。”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奓着胆子道:“父皇神武天下,远胜秦皇汉武,儿臣所不及也。诸位兄弟亦是聪明睿智、天资纵横,非是儿臣之愚钝可比,若是兄弟们有意储君之位,儿臣甘愿让贤,绝做不出兄弟阋墙、手足相残之事!”

  他不知道父皇这番话语是真心实意,亦或只是在试探他。

  但是这些不重要,在李承乾心里,若非害怕太子之位一旦失去会使得整个东宫都不得善终,他早已退位让贤。

  可若是将来玄武门之变再一次于他的兄弟之间重演,他绝对做不出父皇当年之选择。

  哪怕是饮鸩自尽,他也做不出将一同长大、血脉相连的兄弟各个诛杀,而后阖家灭绝那等狠事……

  并非他质疑父皇当年之狠辣,而是就性格而言,他太过于软弱,下不去手。

  只要想想青雀与稚奴小时候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皇兄的喊着,自己带着他们四处玩耍的光景……

  他就觉得自己死掉可以,却没法对兄弟下手。

  他心底有着无尽的颓丧,自己如此懦弱,绝无半分杀伐决断之狠厉,更像是一个妇人之仁的懦弱之辈,或许当真没有继承皇帝之位的资格……

  而且,他的这番话有着质疑父皇的嫌疑。

  他深知父皇刚烈的脾性,哪怕无数次的表述出对于当年玄武门之变的后悔,却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件事。

  而自己居然胆大包天,说自己不会做出与玄武门事变一样的选择,必将激怒父皇,随之而来的定然是足以将自己吞噬掉的滔天怒火,甚至于父皇暴怒之下,有可能废黜自己的储君之位……

  李承乾自己也认为,似他这般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的软弱性格,绝非合格之帝王。

  可自己就是这么一副性子,有什么办法?

  让自己为了皇位,为了身家性命,甚至为了所谓的大唐国祚去向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下手,并且要将其阖家灭门、斩草除根,如何下得了手?

  他很难想象当年父皇诛灭李建成满门之时,对于那些尚且年幼的侄子们一声一声犹如泣血一般的呼唤着“叔父饶命”的哀求之声,心底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他也痛恨自己的软弱,也想如父皇那般杀伐决断刚烈如火,但是他做不到啊……

  ……

  李二陛下只觉得心中一股子怒火冲天而起,差点从天灵盖冒出来。

  身为大唐储君,日后便是坐拥万里江山的九五至尊,眼中自当拥有江山社稷、百姓福祉,一切私人之情感,在江山社稷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若是不能在必要之时将所有的情感抛在一旁,又怎配坐上那天下至尊的宝座,怎配这万里河山、亿万黎庶?

  然而当他看到太子涕泗横流的脸,触及到太子流泪的眼眸之中那一份糅杂了自责、沮丧、坚定的目光……

  令他心神一震。

  所谓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是何等的惧怕自己,李二陛下当然再清楚不过,平素只要自己一声不轻不重、不咸不淡的呵斥,便能够吓得这个嫡长子战战兢兢、唯唯诺诺。

  可是现在,他却跪在自己面前痛哭的同时,并未有太多的畏惧。

  可以看得出来,太子是当真宁死也不会去向自己的兄弟下手……

  这在李二陛下看来简直就是罪无可恕的妇人之仁!

  的确,他改变心意湮灭了易储之想法的原因之一,便是太子宅心仁厚、兄友弟恭,一旦登基,不至于对威胁到皇位的兄弟手足斩尽杀绝。

  可若是哪一个儿子起了篡逆之心,意欲效仿当年玄武门之变逆尔篡取之野望,那还要什么宅心仁厚,要什么兄友弟恭?

  不杀之,如何稳定朝纲,如何使得李唐国祚绵延万世?

  帝王至尊,身系天下,关键时刻,你要拎得清轻重,看得清取舍,容不得半点私情!

  但是看着太子痛哭懦弱之中透出的坚定,李二陛下恍然觉得,自己似乎还是对于太子要求得太过苛刻了……

  :。: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632/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