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羡心中一凛,明白这可不是单纯的怀疑长孙无忌参与此事,而是对长孙无忌升起戒惧之心。

  心中斟酌,可不敢乱说话,犹豫着道:“倒是有赵国公的幼子参与,且被房驸马所伤,不过并未有赵国公支持与否的消息,这两日赵国公整天待在府中,寸步不离书房,即便是用膳洗漱都不露面……”

  李二陛下蹙眉:“这人搞什么鬼?”

  李君羡道:“末将不知。”

  “百骑司”再是能耐,因为李二陛下用之刺探消息却限制其权利的策略,绝无可能似后世“锦衣卫”那般无孔不入,纵然在赵国公府之中插入眼线,却也不可能将长孙无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了若指掌。

  这是李二陛下绝对不容许的……

  安插眼线探听消息,这是身为帝王的戒备之心,但这些大臣皆是与他出生入死一起打天下的肱骨,李二陛下对于他们的忠心有着绝对的信心,彼此之间应当保留底线,以示尊重与信赖。

  他戒惧于长孙无忌,也只是认为长孙无忌“争储”之心不死,要在储位争夺之中搅风搅雨,却绝不相信长孙无忌会生出谋逆之心,有朝一日篡取李唐江山。

  沉默良久,李二陛下沉声道:“加大对于荆王府的监控力度,朕总觉得荆王最近的行为极其反常。”

  或许已生篡逆之心……

  这话他没说出口,却萦绕在心头。

  长孙无忌等人是臣,且不说李二陛下相信他们的忠诚,即便他们生出篡位之心,也不可能自己登基为帝坐拥天下,定多就是扶持某一位皇子,达成“从龙之功”,进而掌朝堂,权倾天下。

  但李元景不同。

  身为李唐皇室之中地位仅次于李二陛下的亲王,拥有着高祖皇帝的血脉,这就容易滋生出无限遐想,进而幻化成无穷的野心。

  李二陛下可没有忘记当年自己是如何杀兄弑弟、逆而篡取这天下的。

  万一荆王人心不足蛇吞象,意欲照葫芦画瓢的再重演一次“玄武门之变”……

  “喏!末将得令!”

  李君羡肃容领命。

  “至于书院那边闹事……”李二陛下想了想,摆手道:“让房俊自己去处置好了,不过是一切纨绔子弟,他有的是手段收拾局面。”

  “喏!”

  李君羡应命,见到李二陛下再无其他吩咐,施礼之后,便退出神龙殿。

  李二陛下独自一人坐在窗前书案之后,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他的肩膀,脸容则隐藏在暗影之中……

  心中嗟叹一声。

  按理说,既然已经察觉了李元景的某些苗头,身为帝王最稳妥的做法便是随意给李元景安插一个罪名,而后有司参与其中,对李元景展开彻查,定然会有证据浮出水面。

  证据肯定会有的,就算没有,也必须有……

  然而,他还是下不去这个决定。

  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逼父退位……这些都成为李二陛下的梦魇,更为他的声誉带来难以洗脱的瑕疵,任他如何努力、如何勤政、如何将大唐带领至天下至尊的地位,这些罪名都如跗骨之蛆一般祛之不尽。

  若是再处死李元景……

  无论李元景是否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朝堂也好,民间也罢,天下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便是他李二又一次对兄弟手足挥舞起了屠刀。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没人相信李元景是真的该死。

  这样的罪名,李二陛下绝对不愿意去承担,他也承担不起……

  最主要的是,他对自己掌控局势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亦对李元景的能力予以绝对的蔑视,他不相信李元景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出什么花样来。

  与其主动出击,事后背负一个“弑杀兄弟”的罪名,还不如稳坐钓鱼台,等着哪一天李元景自己熬不住了露出马脚,再予以名正言顺的诛杀。

  届时,谁还敢说他李二半个不字?

  想到这里,李二陛下眯了眯眼,压制下烦躁的心绪。

  且让他蹦一阵子吧,待到冒出头来,再迎头一棒彻底击倒……

  *****

  书院。

  山门前早已水泄不通,不仅是百十名纨绔在此,书院之中的书吏、杂役,以及一些未曾竣工的建筑工地的工匠,都齐齐汇聚于此,兴奋得左右交谈交换着自己的看法意见,一时间乱哄哄仿若集市一般。

  许敬宗站在远处,丝毫不去阻止……

  房俊目光穿过人群头顶,扫了一眼老神在在袖手旁观的许敬宗一眼,嘴角浮现一丝冷笑:老狐狸,想要将小爷当刀子使?

  美得你……

  冲着高真行一抱拳,道:“放马过来!”

  高真行也不废话,当即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上去,右手握拳,照着房俊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不愧是关中纨绔当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身形矫健干脆利落,拳头带着风声倏忽而至!

  又快又狠!

  房俊岂容他占得先机?当下未等高真行来到身前,不退反进,身子微微侧过一个角度以便躲避高真行的拳头,伸手准备擒住高真行的手腕,予以反制。

  高真行也不含糊,半路硬生生收住去势,右手拳头化拳为爪,左手也紧跟着向前,整个人猱身而上去抓房俊的两处肩膀,脚底下同时交错而开插入房俊两脚之间,想要将房俊给甩出去。

  房俊洞悉了高真行的图谋,就在高真行双手看看搭上自己肩头的同时,脚下一个侧步使得身体扭转了九十度,一下子就挣脱了高真行的擒拿,且化解了对方的下绊子,右手紧握成拳,一记重重的摆拳狠狠砸向高真行的脑袋。

  高真行此刻已经与房俊近身,擒拿对方肩膀的企图落空,想要后退已然来不及,只得将左手收回竖起,挡在耳朵旁边。

  房俊的摆拳已经呼啸而至。

  “砰!”

  拳头狠狠的砸在高真行竖起的小臂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一击虽然挡住,但是奈何房俊天生神力,狂暴的力量使得高真行的防御形同虚设,连带着小臂被狠狠的击打在脑袋上。

  “嗡”

  高真行只觉得脑袋好似被铁锤狠狠的锤了一下,脑浆子都被震得猛地晃了晃,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顿时一黑,脚下一个踉跄退了两步,差点扑倒在地。

  房俊一击得手,得势不饶人,欺身而上,又是一拳锤过去,同样的角度,同样的力量,同样的狂暴!

  围观人群顿时一阵惊呼!

  高真行被砸得脑袋晕晕乎乎,听到耳畔传来的惊呼,赶紧强打精神,见到房俊又是一拳砸来,想要躲避已是不及,只得依旧竖起手臂抵挡。

  “砰!”

  高真行只觉得耳鼓嗡嗡作响,眼前一阵阵进行乱跳,脚下喝醉酒一般踉跄几步,终究保持不住平衡,一屁股坐倒在地。

  纨绔们看着坐在地上捂着脑袋不停摇晃的高真行,都傻了眼……

  纨绔们平素好勇斗狠乃是家常便饭,但是对于高真行却无人不敬服,这人不仅心狠手辣,而且自幼得到名师教导,招式精妙绝伦,拳脚刀棒的功夫很是了得。

  哪知道现在挑战房俊,两拳就被撂翻在地。

  两拳……

  再看向从容自若的掸了掸衣襟灰尘的房俊,忍不住心生敬畏。

  以往都知道房俊是个棒槌,而房俊偌大名声传出去的因由,并非是他有多厉害,而是他打架的时候下手狠辣不要命,更因为他胆大妄为,宗室亲王、朝中大臣,那是说打就拽,这份嚣张跋扈,关中纨绔当中,无人能出其右。

  然而现在大家似乎才想起,这厮自幼便天生神力……

  任你高真行的招数再是精妙,人家一力降十会,前前后后只是两拳,便打得高真行丧失了战斗力,这还是手下留情的缘故,若是全力以赴,这两拳怕是都能将高真行给锤成傻子……

  但是,房俊接下来的举动更令大家震惊。

  只见他上前两步,伸出手,冲着坐在地上兀自未缓过劲儿来的高真行道:“四郎无恙吧?抱歉,一时兴起未能收住手……来,某扶你起来,若是觉得不妥,可请郎中医治。”

  高真行坐在地上有些无法接受,稍稍清醒一下,见到房俊伸出来的手,以及满脸微笑,犹豫一下,抓着房俊的手站了起来,不过头部遭受重击之后的眩晕依旧未能散去,脚下一晃,差点又摔倒。

  房俊连忙扶住,闻言道:“当心!”

  周围纨绔们愣了一愣,继而暴起一阵欢呼赞叹……

  公平挑战,以武会友,既然高真行拉住房俊的手站了起来,就表示他已经折服在房俊的实力之下,尊敬强者,这并不丢人,反而是关中男儿自古以来的传统。

  今日前来闹事,这些人的目的并非是针对房俊,谁又愿意与这样一位注定要在未来登阁拜相的宰辅为敌呢?现在房俊释放出善意,大家自然乐得接受。

  远处的许敬宗看着这一切,眼角跳了跳。

  娘咧,这厮不是个棒槌么?

  怎地居然还会安抚拉拢这一套……

  大意了。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632/2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