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拜师?

小说:天唐锦绣 作者:公子许 我要报错
  房俊心中还在琢磨着到底是谁给自己下了药,闻言好奇问道:“道长所指何人?”

  袁天罡将杯中茶水慢悠悠的饮尽,啧啧嘴,这才说道:“前隋民部尚书、闻喜县公,裴世矩。”

  房俊不解。

  这可是真正的传奇人物,“邪王”石之轩的化身之一……

  一个人,有时候你可以称他为佞臣,因为他给皇帝出了一些馊主意,搞得民怨沸腾;而有的时候你也可以称他为贤臣,因为他敢于直谏。

  这就是裴世矩。

  后人只知有裴矩,便是此君,是因为后来避讳李二陛下名字之中的“世”字,史书典册之上尽皆改为裴矩。只不过李二陛下大气,生前从未行避讳之政,在他死后,高宗李治才施行避讳,诸如“民部”改为“户部”此类……

  此君是真正的大才。

  裴矩的命并不好,出生于闻喜裴氏这等名门望族,却从小就失去了父亲,但此人聪慧好学,很快赢得了大家的赞誉,他的大伯父就说:“观汝神识,足成才士,欲求宦达,当资干世之务。”

  隋炀帝时期,高智慧、汪文进作乱,裴矩自告奋勇去平乱,带着三千老弱病残士卒大获全胜,尽显孙武、白起一般的军事才能。

  杨广非常高兴,对高颍、杨素等人说:“韦洗将二万兵,不能早度岭,朕每患其兵少。裴矩以三千敝卒,径至南康。有臣若此,朕亦何忧!”

  裴矩之才远不止此。

  他还曾数度出使突厥等番国,经略西域,致力于中西商贸和文化交流,使西域四十国臣服朝贡于隋朝,拓疆数千里,被誉为“交通中西,功比张骞”,更将所见所闻所感编撰成一部《西域图记》,记载西域四十四国的地理资料。

  如此这般,算得上允文允武的完美人物了吧?

  实则不然,此君居然在当世被称为佞臣……

  隋炀帝出巡江都,两年不归,随行禁卫兵卒受不了这种寂寞,逃亡的人越来越多。隋炀帝为此深感忧郁,就问裴矩如何解决这个棘手问题。

  裴矩就说卫士们多是一个个单身汉,无牵无挂的他们自然不会留在这里,只有让他们在这里安家,他们才会乐业,臣请求给他们在这里娶妻生子。

  隋炀帝深以为然。

  然而这么多人的婚配问题岂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裴矩害怕隋炀帝急于求成动不动就杀头的脾气,为了尽快落实皇帝的旨意,只好强行将江都境内的寡妇、未嫁的年幼女子、尼姑等等许配给这些士卒,并且放纵士卒们在城内“恣其所取”……

  由此稳定了军心,鼓舞了士气,任务完美达成,受到隋炀帝嘉奖。

  士卒们高兴了,都说这是“裴公之惠也”,但老百姓就此遭了殃。

  这等馊主意,裴矩出了不是一次两次……

  后来隋炀帝被弑,裴矩被宇文化及任命为河北道安抚使,为河北起义军窦建德俘获。窦建德兵败被杀,裴矩率余部降唐,任殿中侍御史、民部尚书。

  降唐后,裴矩似乎摇身一变,从谄媚奸狡的佞臣变成了勇于诤谏的正义化身,向李二陛下提出不少好主意,满朝称颂。

  司马光曾点评说:古人有言:君明臣直。裴矩佞于隋而忠于唐,非其性之有变也;君恶闻其过,则忠化为佞,君乐闻直言,则佞化为忠。是知君者表也,臣者景也,表动则景随矣。

  封伦、裴矩,其奸足以亡隋,其知反以佐唐,何哉?

  惟奸人多才能,与时而成败也。

  ……

  房俊拈着茶杯,略作沉吟,这才疑惑问道:“袁道长将晚辈比作裴矩,是说晚辈与裴矩一般才华横溢,还是说晚辈亦如裴矩那样忠奸难辨?”

  袁天罡奇道:“你这娃娃当真听不懂话么?老道是说你与裴矩一样脸厚心黑,极度无耻!”

  房俊:“……”

  他发现这位“半仙儿”似乎习惯怼人,幼稚得可笑又可恨。

  小爷吃你家大米了还是怎的,要被你骂作无耻?若不是你成天拿着一个“面相殊异,不似善类”这样的话语胁迫于我,我犯得着低声下气?

  心中有些不爽,房俊起身告辞:“伤自尊了,告辞!”

  听着这新鲜词儿,袁天罡哑然失笑,他对然很是不爽房俊对待他的态度,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身上满是新鲜灵动,与他相处不仅仅能够发散思维,还能感受到青春洋溢朝气蓬勃的年轻气息,这很难得,若是换了别的年轻人在他面前,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很有意思。

  自己还想跟他商讨一番如何说服李二陛下,便出言挽留:“老道的相人之术独步天下,小子若是想学,或许可以考虑一番。”

  袁天罡的相术的确是天下一绝,不知多少达官显贵为求其相面观气而不可得,如今他居然愿意将这门绝技传授于人,便是孙思邈都颇为意外。

  这可是就连他那个宝贝徒弟李淳风都只得了皮毛的“神仙之术”啊,换了任何一个人,这会儿怕不是立即跪地磕头拜师了吧?

  孰料房俊却正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面对这等人人觊觎的机会,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口回绝:“晚辈资质粗鄙,怕是难以领悟道长的神仙之术,您还是令择天赋异禀之人予以培养,将来继承您的衣钵吧。”

  袁天罡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不愿学?”

  房俊想了想,道:“倒也不是不愿学,相人之术就算了,若是您愿意将寻龙点穴之术传授于晚辈,那么晚辈敬茶拜师倒也无妨。”

  相个面有什么好学的?更多的还是通过人的气质去判断其身份前程,很多话都是模棱两可两头堵,没有谁能够看得透未来。

  但寻龙点穴则不同,悠悠华夏五千年历史,风水堪舆从来都是最神秘的学科,多少帝王将相趋之若鹜,运转五行沟通阴阳,这才是真正的学问!

  “娘咧!”

  袁天罡气得差点暴走,吹胡子瞪眼,指着房俊的鼻子道:“你小子是不是傻?那等寻龙点穴之术固然精妙绝伦,可是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将其视为违禁之学,恨不得将其统统敛收于皇权之下,余者尽皆诛除,不使一人一言流传于世!老道仗着辈分高、名气大,又有道门在背后支撑,这才使得数位帝王投鼠忌器,未有对老道下死手。你瞧瞧李淳风,老道当年将寻龙点穴之术传授于他,结果便被授予一个太史令的官职,禁锢于官场之内。历朝历代的太史令都是修史的,那是顶顶清贵的官职,可你瞧瞧李淳风都在干啥?观测星象,稽定历数,凡日月星辰之变,风云气色之异,率其官属占候之……这倒是没什么错,天和人同类相通,相互感应,天能干预人事,人亦能感应上天,故而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上天感应人间之异动,必有殊异天象以为呼应,可是天人感应乃是世间大道,其实人力所能干预?这分明就是瞎扯淡!所以啊,你若是学了这寻龙点穴之术,今日之李淳风,便是你明日之下场。”

  房俊犹豫了。

  听上去似乎蛮有道理,可谁特么知道这个老牛鼻子是不是忽悠自己?

  毕竟这老道学究天人不假,德高望重却未必见得……

  不过细想一下,帝王们对于风水龙脉之看重,绝对远远高于谶纬之说,帝王自诩为“天之子”,对于“谶纬之学”这等杂七杂八的神学不屑一顾,认为其会威胁到自己的统治,所以历来都是严加打击。

  而风水龙脉却是王朝之根基,任何一个帝王又岂能使其落入民间?

  万一有人心怀叵测,掘断龙脉……

  房俊摸摸下巴,觉得还是不学为好。

  风险太大了……

  :。: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632/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