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俊策马踹飞了院门,纵马进入院中,身后的家将部曲早已齐齐策动战马随着他身后杀了进去,见到廊前歇憩的兵卒,纷纷两眼冒光,挥舞着马鞭嗷嗷叫着就冲了上去!

  虽然跟随房俊历经多次以弱胜强、以寡击众的大胜,可是能够以众凌寡、以多欺少,谁特么不兴奋?

  房俊也兴奋莫名,再是稳重的男人在面对这等情形的时候亦会豪兴大发,更何况是从来不怕事儿大的房俊?

  当即大叫一声:“不要伤了性命,给老子狠狠的打!”

  这些来自辽东的兵卒固然勇猛善战,可是事起突然猝不及防,加之正在院内歇憩手无寸铁,又是以寡敌众劣势太过明显,如何能是如狼似虎的房家部曲之对手?

  仅仅一个照面,辽东兵卒就被打趴下一片……

  然后内堂门口便传来周道务又惊又怒的呼喝。

  “什么人?胆敢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哎呀!”

  却是刚一冒头便被房俊猛力掷过去的马鞭打在脸上,前不久才被天街的青石街面摩擦得伤痕累累的面部再遭重创,顿时惨叫一声,没等看清楚院内的情形,便疼得捂住了脸。

  继而耳中脚步杂乱,一群人大呼小叫的就冲着自己冲了过来,然后便是一顿雨点一边的拳打脚踢……

  *****

  神龙殿里,李二陛下看着面前低头不语的房俊,以及鼻青脸肿满脸血渍斑斑的周道务,气得鼻孔粗大,一股邪火憋在胸口,说不出话来。

  这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怎地就将人打成这样?

  他瞪着房俊,结果这厮低眉垂眼一脸乖巧,气得李二陛下鼻子冒烟儿……

  谁特么再被你这副卖拐讨好的神情欺骗,谁特么是孙子!

  周道务也不擦脸上的血渍,跪在李二陛下面前,哭丧着脸道:“陛下,给微臣做主……微臣眼见房侍郎心怀怨愤,不欲与他争执,故而躲到城外的驿站,却不料这厮居然追上门来,将微臣以及麾下兵卒一顿好打……朗朗乾坤,国法何在?请陛下治房俊之罪!”

  他是当真委屈得要死!

  火急火燎的自北疆返回长安,好死不死的就碰上房俊,当着满城百姓的面前将脸皮丢个干净,结果自己避往城外驿站还得被这个棒槌追上门来……

  他就纳了闷儿了,自己与房俊其实并无太多交集,难道就当年打架之事便记恨至今?

  话说就算是那次太极宫里打架,吃亏的也是自己,就算要记恨也是自己记恨房俊才对呀……

  这特么还有天理么?!

  李二陛下比他更怒!

  狠狠的瞪着房俊,心说你特么是属疯狗的么,逮着人咬上去就不松口,非得把人要死了才罢休?前几日他驳斥了韦贵妃为韦义方求情,虽然因为种种顾虑没有处置韦义方,心中却着实对韦贵妃以及韦家极其不待见,一想到待会儿韦贵妃哭哭啼啼跑到自己寝宫对自己哭诉,李二陛下就一阵阵脑仁儿疼,肝火越发旺盛!

  怒从心头起,就待命禁卫将房俊退出去重重的打上个三五十板子,不打得这棒槌鬼哭狼嚎破开肉绽,如何消得了他心头之恨?

  然而眼尾扫见房俊略显平静的神情,李二陛下顿觉诧异……

  难不成其中还有隐情?

  这么一想,愈发觉得必然是有其他缘故,否则房俊就算再是棒槌,仅仅是因为觉得自己偏袒便要报复周道务,更没道理非得要撵着周道务直至城外的驿站,亦要大打出手将其狠揍一顿……

  心中疑惑顿生,瞅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周道务,略一沉吟,对他说道:“此事朕自有主张,尔身负边关稳定重任,不可疏于职守,此次擅自回京,因为事出有因,朕不做追究,速速返回北疆去吧,定要严格操练兵卒、注意高句丽动向,若干轻忽慢待,朕绝不轻饶!”

  周道务心说您这偏心也偏得没边儿了吧?

  都是您的女婿,我被打成这样儿了都,结果您一句“自有主张”就把我给大发了?

  可是他对李二陛下敬畏甚深,哪怕心中有所不满,亦不敢表露半分,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道:“微臣遵旨,这就起身返回北疆。”

  走出大殿,周道务满心颓丧。

  这一身的伤,却是连在京中疗养几日都不行,还得风尘仆仆千山万水的赶回边疆……

  自己特么找谁惹谁了?!

  ……

  李二陛下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一番做法惹得两个女婿尽皆不满,皆认为他在偏袒另外一个,从而心生不满……

  ……

  ****

  待到周道务走出大殿,李二陛下方才面色阴沉,冷声道:“说说吧,这般胡闹行事,到底所谓何来?”

  他相信房俊有不得不狠揍周道务的理由。

  房俊抿了抿嘴,道:“微臣看他不爽!”

  李二陛下差点气笑了!

  看他不爽就揍他?

  这特么什么理由?!

  “混账!看周道务不爽就要追着揍人家?你看赵国公不爽,是不是要杀上赵国公府也去揍他一顿?”

  “这个……实不相瞒,微臣倒也想过,只是赵国公府戒备森严,赵国公等闲又不露面,是以一直未有下手的机会……”

  “放屁!”

  李二陛下怒极,这棒槌还真打算堵着长孙无忌揍一顿?

  简直不将朝廷法度放在眼里!

  虽然狠揍那个“阴人”一顿的确令人喜闻乐见……可朝廷脸面还要不要?若是哪个大臣看别人不顺眼,就能追着人家狠揍,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程咬金、尉迟恭那帮能动手就不吵吵的夯货岂不是乐疯了?

  李二陛下怒不可遏,戟指骂道:“好歹也是一部主官,怎地宛如市井地痞一般无赖?”

  房俊没有被李二陛下的怒火吓住,一脸正色的反问道:“陛下以为微臣实在胡说八道?”

  “难道不是?”

  “还真不是,实话跟您说,若是现在大街上让微臣逮着赵国公,不将他打得满脸桃花开,微臣跟他姓!”

  房俊一本正经说道。

  “呃……”

  李二陛下愣住了。

  他以为房俊在只是习惯性的顺嘴胡说,可是瞧瞧这小子脸上愤愤然怒气隐隐的神情,眼睛里那闪烁的光亮,这是当真动怒了啊……

  可这是为什么呢?

  貌似最近这小子跟长孙无忌没有什么纠葛啊……

  李二陛下满心疑惑,问道:“你这混账又发得哪门子疯?”

  房俊依旧跪在李二陛下面前,女婿跪岳父,他并不觉得有何不妥,正色答道:“微臣没有发疯,是赵国公与周道务那些人在发疯!大唐之所以纵横八荒横扫六合,固然是因为陛下英明神武,固然是文臣运筹帷幄、武将决胜千里,可是那些横尸沙场埋骨异乡的兵卒难道就不重要么?若是没有那些看似蚂蚁一般的兵卒冲锋陷阵悍不畏死,陛下跟谁去英明神武?文臣拿什么去运筹帷幄?武将难道单枪匹马去决胜千里?说到底,那些卑微却剽悍的兵卒,才是支撑起这个帝国的根基所在!”

  说到此处,房俊一脸激愤,清朗的声音响彻整座大殿!

  “可是那些人都在干什么?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用一些见不得人的隐私龌蹉之手段,去资助敌国!他们难道就未曾想过,等到异日陛下御驾亲征之时,将会有多少大唐兵卒将会因为那些粮食冤屈的血染疆场,将会有多少汉家儿郎因为那些粮食悲惨的埋骨辽东?!他们个顶个都是人精,朝堂之上的手段神出鬼没,所以他们不是看不见,而是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他们不在乎这个帝国是否会千秋万载,他们不在乎大唐是否会四海披靡、万邦来朝,他们不在乎那些蝼蚁一般的兵卒之死活,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家族是否会传承百世,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是否能得到保障,只在乎自己的对手是否会被打倒!”

  李二陛下瞠目结舌,看着彻底爆发出来的房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632/1490/